我为自己竖起大拇指

南方都市报 2021-06-20 06:22

◎作者:陈明曦

清人张潮所著书《幽梦影》中讲道:“菊以渊明为知己,梅以和靖为知己,竹以子猷为知己……”作为一名复读生,不承想,努力拼搏到最后——高考竟然成为了我的人生“知己”。

记得刚踏入高中那会儿,我只知道“你”是我未来踏入辉煌人生道路上的最后一堵墙,是鲤鱼跃龙门前的最后一道坎。三年后的烈日下,“你”却成为了一阵寒风,让我在寒冷的黑夜里做出了“再战你”的选择。

再次面对“你”,没有了往日的逃避与懒惰,而是将“你”视为我当下人生成长中的“知己”。都说知己难求,尤其是2021年的这个“知己”更加是五味杂陈。复读的生活已经很艰难了,殊不知又遭遇了“头彩”的新高考模式,而到了关键时刻,雪上加霜的“新冠”疫情又卷土重来。都说经历是最好的老师,这些经历的确让我瞬间得到成长,还挖掘了我的无限潜能,更是有机会检验了自己的实力,以及让我对生命有了全新的认识,对高考之后的未来人生有了不一样的思考。

距离高考还有十天,由于我家附近有疑似病例,学校为了照顾其他同学,临时决定让我收拾好行李居家学习。从办离校手续到回宿舍收拾行李书籍再到离校,都是我独自一个人搞定。疫情原因,学校已经不让陌生人进来,而同学们都在上课,唯一能帮忙的只有我和我的信念。当我带着打包整齐的行李走出校门那一刻,我为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居家两天备考刚刚适应环境,又被学校“召唤”回去,从接电话到扛着行李如约回到学校,我仅用了个把小时,再一次检验了自己的动手和执行能力。要知道,在临近高考的十天里,从家到学校,再从学校到家,反反复复了三次,三次都是携带着行李和所需的书籍。

疫情的到来,着实为我们的高考生活添阻不少,但却令作为一名广州市的青年人感到无比的骄傲。记得第一次返校检测核酸,30几摄氏度高温,老师带着我们几百号青春期的学生前往指定地点做核酸检测,从下午三点钟集队出发,一直到10点钟才结束。尽管大家的肚子都在咕咕叫响,但我们井然有序直至结束。其实相对那些不容易的医务人员,我们这点饿又算得了什么。离开之时,除了送上我最诚挚的感恩与感谢之外还有那份毕恭毕敬的致敬。

可以说,2021年的广州高考之所以能顺利进行,离不开诸多政府部门、学校、医院以及其他社会团体的爱心大人们的临危不乱状态下的智慧与辛勤付出。是他们不畏艰难险阻、忘我的付出、无私的奉献精神以及专业的防疫水准最终圆了广州市5万多考生的高考梦。

这份不寻常的经历让我拥有了未来可自豪吹嘘的底气:“我是参加过2020届和2021届的高考生,2021年考试的那三天,除了躲在酒店里备考,还得按照要求严格做好防护与防疫,还得随时面临一些不可控的问题,想想这得需要拥有多么强大的内心啊!”在酒店备考的日子肯定不比在家里方便,但我还是想真诚说一句:“疫情让我们这些‘00’后的青年有机会重新认识了广州,有机会见识了广州\‘速度’与\‘实力’,让我们更加热爱这座生我养我的充满满满正能量的故土,同时也让2021年的高考赋予了我们别样的青春记忆。”

新闻推荐

潘奋回忆潘鹤: 感激父亲的“放养” 让我很自立

■潘奋与父亲潘鹤我一直觉得父亲做老师是很适合的,他对自己的学生非常好,尽心尽力,他的学生平均都收到过几十封他写...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