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今日广东> 正文

小小说 心中的亲爸爸

佛山日报 2021-06-20 07:07

■文/胡亚林

打从记事起,小龙女冷不丁地问爸爸:“妈妈干什么去了?”爸爸回答:“外出打工了,过年就回来。”

直到上小学,期盼妈妈回来过年的愿望,竟成了小龙女的奢望。为此,偷偷流泪的小龙女,再也没有叫过龙可以一声“爸爸”,生活中,龙女与龙可以只有“你、我”相称,让残疾的龙可以听起来非常别扭和伤感。

龙可以是父母的宝贝“疙瘩”,在他二十岁那年,父母因病相继去世。他天天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

不久,龙可以帮忙建村小学校时意外摔伤,因治疗不及时,左腿致残,行动非常不便。恋爱一年的女友心变情移。一晃五年过去,自己照顾自己,龙可以从不敢奢望心中想要的美好生活。

一天凌晨,睡梦中的龙可以被一阵婴儿啼哭声吵醒。他开门发现门外襁褓中啼哭婴儿高烧厉害,便竭尽全力将孩子送到镇医院。在医生诊断孩子是急性肺炎后,数落龙可以:“你当父亲的太不称职,再晚送来半小时,孩子的命就不保了!”龙可以哭笑不得,嘴里却不停地感谢医生。

孩子病愈出院后,龙可以给她取名龙女,既当爹又当妈,屎一把尿一把地抚养她。无奈,孩子习性使然,经常半夜啼哭不停,让龙可以休息不好。于是,龙可以趁夜在村口贴了张纸,上写着:“天皇皇,地皇皇,我家生个吵夜郎。行人走过看三遍,一觉睡到大天亮。”至于结果如何,龙可以根本没想,只不过他想学学人家,享受一下当爸爸的真实滋味。

注定父女要相依为命,慢慢长大的小龙女,紧紧依偎在爸爸的怀里,成了龙可以的心肝宝贝,也平添了龙可以坚强生活的信心。他发誓,再苦再累再难,也要把小龙女拉扯大,培养成才。

龙可以琢磨好几天都不明白龙女的怪脾气,一个善意的谎言,竟惹来她的不原谅,那自己一肚子的委屈,又该向谁去诉说呢!心想,看在被残疾父亲养大的分上,也应该叫我一声“爸爸”啊。

事后,要维护面子,树立爸爸的权威形象,龙可以每天惜言如金,不与龙女说话,他要堂堂正正地让龙女主动叫他一声“爸爸”。而龙女就是较劲,金口不开。

真正让龙可以释然的,是龙女初中毕业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以后。

那晚,龙可以辗转反侧,之后闭目静静待睡时,突然感到左腮被人重重亲了一口,紧接着两滴热呼呼的水珠打在脸上。凭直觉,龙可以猜到一定是龙女的悔悟道歉。“都多大的孩子了,还跟爸爸亲脸。”他没有马上睁开眼睛说话,觉得那样太尴尬。于是,翻过身,随之“鼾声如雷”。

虽然,龙女与龙可以仍然以“你、我”称呼,但生活中,他们黏得更紧了。在她心里,龙可以虽然残疾,但所作所为是那样健康、阳光,形象那样高大。

转眼,高中毕业的龙女已接近十八岁。为了给龙女准备上大学的经费,龙可以不惧别人的闲话,干起了废旧品回收的行当。

不料,此时却传来假期正做家教的龙女身患怪病的消息。紧急送医院检查后,诊断是尿毒症,必须换肾才能保命。

“我和龙女都是A型血,请把我的肾移植给她吧。”在听到医生说六至八年才能等到肾源时,龙可以果断决定捐出自己的一个肾,并请医生替他保密。

医生告诉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不能随便换肾的,除了血型相同,还要白细胞抗原和组织相溶性抗原都能匹配才行。但龙可以无法放弃这个念头,数次请求医生。被龙可以的真诚朴实打动,医生决定先进行血液配对,碰一碰运气。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血液配对居然成功,手术得以顺利进行。

术后,医生向龙女道喜祝贺:“亲生父母给了你第一次生命,养父捐肾给了你第二次生命。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最幸运的人。”

“不!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亲爸爸。”龙女坚定地说,“他养我长大,我要陪他到老。”

(作者系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新闻推荐

广东农信:改制化险谱新篇

台山四九镇桥头村,青砖老房默默述说着岁月的沧桑——1951年,广东省第一家信用社于此诞生。一把算盘,一支笔,一本凭证,农信社开...

相关阅读